换个姿势看世界,换个态度玩吐槽!— 东方新闻

广告
当前位置: 皇家88主页 > 休闲 > 历史故事 > 正文

扫一扫

分享文章到微信

页面二维码

扫一扫

关注公众号

分享到:

罗布西茨战役的 详细经过是怎样的?最后谁赢了

2018-09-12 来源: 编辑:

导读 : 罗布西茨战役(BattleofLobositz),是七年战争中普鲁士与奥地利在1756年10月1日的战役。以普军胜利作结。9月30日,奥地利军的前卫队在走上572公尺高的罗波许山(BergLobosch),往西方去的道路时...

广告位

  罗布西茨战役(Battle of Lobositz),是七年战争中普鲁士与奥地利在1756年10月1日的战役。以普军胜利作结。

  9月30日,奥地利军的前卫队在走上572公尺高的罗波许山(Berg Lobosch),往西方去的道路时,与埋伏的普鲁士军发生交火,遭到了一面倒的袭击,因此狼狈地败退。因此,冯·布劳恩元帅立即下令全军备战,稍微后退寻找适合的列阵点展开横队。他很清楚正面仰攻普军据有良好防御位置的罗波许山是不可能的,因此便后退到易北河畔的罗波西兹镇,背水展开了阵式。冯·布劳恩将他的右翼交给其次子约瑟夫·尤里西斯指挥,其部置于背对易北河与小镇的防御位置上,至于其左翼则布阵于易北河分支出来的艾格河东岸,倚托易北河在秋季的干河床作为天然的胸墙掩护。

  在这一刻,冯.布劳恩元帅手中握有26500人的步兵、7000名的骑兵。虽有良好的防御位置,但由于左右两翼的部队会遭到艾格河的分断,因此他在中央位置、拥有可渡河之小桥的罗波西兹镇前方怖置了他的本队坐镇,用意是希望确保战线的平整、调度兵力的机动性和右翼部队的退路。为了要不被普军发现,老练的冯·布劳恩元帅把他的本队阵地于半夜里悄悄地筑好,移防了约4000人的斯洛伐克步兵进入这座阵地。

  而在西方,经过早上埋伏战后的普鲁士军于山腰上的小村庄拉朵西兹(Ladositz)设营怖阵。菲特烈所带来的部队人数虽只有奥地利军的六成左右,但是却具备超过这个数字之上的战斗力。这是因为菲特烈的两万五千人部队中拥有一万名的庞大精锐骑兵单位,以及40门12磅加农炮、20门曲射野战炮的强大火力。 尽管如此,菲特烈还是决定将他的骑兵居于次要的牵制功能,这个数量与地形还不足以让普军骑兵发挥决定性的关键因素。菲特烈本回决定亲自统领中路的本队,让费迪南德亲王指挥普军右翼的佯动队;布伦瑞克公爵奥古斯塔·威尔翰(August Wilhelm, Herzog zu Braunschweig-Lüneburg)指挥其左翼的六个步兵大队约五千人兵力,以迂回的方式砸在奥地利军的右翼侧面,作为他的关键性一击。 在两军趁夜作出了最后的怖署后,9月30日在寂静中结束了。天空乌云密怖、湿气笼罩;10月1日,作为七年战争开幕战的罗波西兹会战即将爆发。

image.png

  这一天的凌晨4点左右,菲特烈被侍臣在他先前订下的时间唤醒,稍为梳洗并换上戎装后,下令各部队停止宿营,进入临战态势。由他亲自带队的中央军禁卫骑兵开始以小碎步向奥地利军的阵地悄悄地前进,皇家88平台,背后则是两万五千人正在从山上展开的队列。 只是出乎菲特烈意料之外的,在距离敌军主阵地应该还有1公里处的斯洛维次(Sullowitz)北方道路上,于视线范围内不到五十码处的距离,遭遇了斯洛伐克步兵在夜里筑好的防御阵地。这群尽忠职守的斯洛伐克人当下辨识出那是普鲁士的军旗,于是便朝菲特烈的队伍开枪。菲特烈本人虽在枪林弹雨中未受伤,但他马上察觉战场情况已经发生改变,因此派出了骑兵的强袭侦搜队渗入奥军阵线,试图掌握最新的战场情势。在审视过战场的情况后,菲特烈意识到罗波西兹村前的这道土沟将会成为他的致命伤。如果不先夺取斯洛维次、击溃村北的防线,即使迂回队击退北方的奥地利军,也只是让他们退后到一处更好的防御阵地而已...这里就是战场的支撑点───如此判断的菲特烈,召来了禁卫军团司令汉斯·冯·布鲁曼陶,要求他把主力的骑兵队和掷弹兵队从预备位置移往南翼,并且尝试夺取斯洛维次镇。于早上七点钟左右,浓雾在日照下散去,普鲁士以禁卫掷弹兵大队为先导,朝斯洛维次展开了第一波的攻击。冯·布劳恩元帅的反应则是推出大炮来,击散了普军掷弹兵的冲锋。

  发现普鲁士部队把主力重心移往南侧的冯·布劳恩,将他的骑兵安静地移至北侧易北河畔的干河床内,打算绕过罗波许山奇袭普鲁士空虚的左翼。然而,这支骑兵在迂回中遭遇到了布伦瑞克公爵指挥的普军迂回队,双方在密林间爆发激战后,普鲁士步兵付出了八百人伤亡的代价击败对方,奥地利骑兵被溃散而被赶出战场。不过,冯·布劳恩直到下午前都不晓得这场遭遇战的发生。

  上午十一点至十二点左右,普鲁士军在炮兵掩护下,冯·布鲁曼陶将军带领禁卫骑兵发起第二回进攻。这一波攻击同样的失败了,冯·布鲁曼陶本人也因喉部遭弹丸击中而落马昏迷,被部下抬回本营,菲特烈闻后脸色大变,下令中止第二波的冲锋,并召集部将进行紧急军议。据信这场军议,除了已经走到不晓得多远处的布伦瑞克公爵以外,其它位阶在将级以上的普军将官都参与其中。菲特烈在会议上首度表示了退缩的意思,他认为奇袭的最佳时机已经错过。再这样下去,除了白白消耗兵力以外,实在是别无用处;不如让普军退却到稍微西方的位置,与更多普军会合后再前来攻击奥地利部队。然而,斐迪南·冯·不伦瑞克亲王却直谏否定了菲特烈的想法,他主张奥地利军可聚集的兵力比普军更多,且一但让奥军越过易北河之天险,就很容易让他们绕道解除皮尔纳之围,如此一来将使18000名萨克逊军加入战场,皇家88平台,实为不智之策。与其退出战场,倒不如将错就错,继续加强对南翼的攻击力道,吸引奥地利军抽调人手进入南侧阵地而使北翼稀薄,期待普鲁士迂回队出现的时机再一口气发动总攻。菲特烈在费迪南德的鼓励与建议下恢复信心,并下令齐腾的贝欧斯龙骑兵团回到罗波许山的森林里待机,调动炮兵与步兵来到南侧对斯洛维次发动规模更大的佯攻。

image.png

广告位
当前栏目:历史故事
广告位
阅读排行
广告位
每日新闻
广告位
  1. 新闻哥
  2. 神吐槽
  3. FUN来了
  4. 囧哥说事
  5. 体坛逗妹
评论
广告位
阅读排行
广告位
精彩推荐
广告位
最新更新
广告
Ctrl+D 收藏本站为书签,关注最热门的头条